公司新闻 News << 返回

    剖析中国设计(八)

    我要分享:
    0
       发布于:2015.02.26    文字:【】【】【

    建筑尺度要看建筑服务的目的

    曾经有设计师问柳冠中教授,罗马万神庙等古典建筑对后来人们研究建筑的比例和尺度有很大影响,而后来的柯布西耶以人文的角度又提出了“模度”说,模度产生了两个尺寸序列,即著名的红尺和蓝尺。模度体现了工业产品的机器美与人体美的和谐统一,是工业标准化生产理想的量度工具。但是在标准化盛行的时代,又该如何解释盖里和扎哈的建筑呢。

      

    柳教授说,这个问题又是从“形”(技巧)层面上提出的,没有去了解这些建筑的历史背景。罗马万神庙的尺度是做什么的?那是供奉神的!肯定尺度要大,要夸张神的伟大。欧洲古典建筑是以神为本,不惜工本的。金字塔、古埃及神庙,这些建筑的比例,显出了人的渺小,神的伟大,归根结底都是神的尺度。

    柯布西耶讲究人的尺度,一定跟“人”要接近,但是当时强调封建时期的教堂,仍然会向公共建筑过渡,贯穿文艺复兴的痕迹,尺度向人接近许多。

    威尼斯总督宫,已经到了文艺复兴的萌芽了,第一层是柱子,第二层是回廊、柱廊,第三层是贴着马赛克和大理石有窗子。这三层在老远看非常清楚,横向的水平分割,不是纵向的夸大神。它更加像现代的建筑,不像围绕神的古代建筑。没有那么奢华,开始回归到人的尺度,这个尺度是纪念人,是社会人的尺度。包豪斯设计学院、“白房子”就是住宅,就是人的尺度。


    包括天安门,长安街那不是人的尺度,是国家的尺度。现如今很多大学校园没有利用人的尺度,大宽马路的设计,让学生感觉和校园没有什么特别关系,学生要么在宿舍,要么在教室,几乎没有什么沟通和交流的空间。西方在文艺复兴之后,一直强调的是人的尺度。而我们一直强调体现权力、国家形象、城市地标,可那并不是人的尺度。


    盖里是纪念碑的尺度,是他自己的尺度,他根本没有强调人的尺度。他要夸耀自己,显示自己。他可能讲究了城市的尺度,自己的尺度,但并不是人的尺度。我并不迷信盖里,他可能是建筑师出身但是过于炫耀自己了,做品牌去了。    

    对于尺度问题,中国建筑设计师和室内设计师都值得深思,举个例子,家里两层楼,又有游泳池,10间房子,你可曾想过家庭成员有多少?一个游泳池一天要用多少水?一天游几次?水暴露在雾霾天气之下,脏不脏?你换不换水?这就涉及到不仅仅要从人的尺度着想,还要从人的心理和生理去着想。

    设计师不应该钻到技巧上,不能用单一的黄金比例考虑所有设计问题。室内要围绕人的尺度开展设计,卧室一旦比较大,床一定是要靠着墙,甚至要做空间隔断让床靠着,这样才有依托感觉,这就是尺度。

    如果一个设计师只注重技巧,而没有思想,将来怎么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对于社会发展,专业发展没有意义,反而把下一代带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