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Dynamic << 返回

    谁抛弃了中国的“匠人精神”

    我要分享:
    0
       发布于:2016.07.05    文字:【】【】【

    我国室内设计专业人才的培养起步较晚,但发展较快,人才的需求也很旺盛。近几年由于房地产业增长的逐渐回落,室内设计行业也基本呈现一个比较饱和的状态。正是这样一个急速发展的状况,导致中国的室内设计行业存在很多的不规范,不正常的发展状态。

    而我们所谓现代室内设计,更是各种风格样式层出不穷,各种抄袭与跟风与日俱增,不管是设计者还是业主方,大都只看表面,不管内涵。所以中国室内设计始终面临着缺乏自己清晰的脉络和独特理念的现状,当然这样的现状很大程度上源于历史的影响。首先,设计一词属于“舶来品”,最早从日本引进,并非社会的自然产物,从而导致中国的传统设计缺乏整体而系统的思想基础,主观设计意识较差,这种情况至今也没有很好的改善。其次,由于60年代以前的中国人,受教育程度普遍很低,这就不仅导致自己这一代人的学习能力与审美能力都比较差,同时也不可能在短期内教育自己的后代在这些方面会有大幅提升。而六七十年代的人,正是目前中国社会真正有消费能力的主流群体,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中国社会依旧存在纯金钱的攀比,纯物质的攀比,高雅的作品仍旧缺乏市场。再次,由于现今很多国民整体信仰的缺失,社会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传统文化的轨道,人们都变得急功近利,都希望获得短平快的及时回报,没有长期在某一行业积累、发展并坚持的打算,由于金钱欲望的驱使,甚至不惜泯灭良心,或者以身试法,抛弃了中国的“匠人精神”,违背了中国的传统道德。


    在中国的设计界,同样也大量的存在着这种现象。设计师不以设计作品为价值体现的标准,不以潜心研究设计及文化为自己努力的方向,不以创意、创新、为人类文明做贡献作为追求的目标,一心一意只为赚钱,哪怕手段不那么高明。

    面对这样的社会大环境,想要在短时间发生根本性转变,基本是不可能的。从政府到社会,从官员到百姓,从行业到个人,如何做到不以物质追求为第一目标和评判成功与否的最重要标准;如何从思想上对社会价值观及人生观进行合理疏导和重树;如何让整个社会的主流文化意识回归到正确理性的轨道上来,估计需要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吧!



    今年以来,设计界关于“匠人精神”的讨论层出不穷,如何重拾“匠人精神”是每一位设计师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在传统的观念中,一般说起匠人,我们的理解是指那些只会埋头干事不知创新的人叫做匠人,匠人精神则是指具有技术的人为了追求更高更精的技术,认真努力做事的精神。日本著名的“秋山木工”代表——秋山利辉,写过一本重要著作,叫做《匠人精神》,书中秋山利辉通过列举“秋山木工”的“匠人须知三十条”,阐释了其心目中一流人才培养的核心:即对一个人品格的重视远高于对其技术的要求。同时,通过讲述自己从进入木工行业,努力自我培养,直到成长为一名行业领袖的人生历程。这本书很有学习价值,有时间可以找来认真研读一下。

    说起匠人精神,就不得不说说中国传统文化领域的一位重要级人物,他就是马未都。说起马未都先生,一定得先说说著名的“观复博物馆”了。观复博物馆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家由私人创办的博物馆,于1996年10月30日获政府批准成立,由著名文物收藏家、鉴定家马未都先生所创办,坐落在朝阳区金盏乡大山子张万坟金南路18号,总占地八亩。观复博物馆1997年1月18日正式对公众开放。观复博物馆为公益性独立法人,接受社会各界的捐赠,馆内设有陶瓷馆、家具馆、工艺馆、门窗馆和油画馆,常年举办各类展览。本馆展览侧重开放形式,强调人与历史的沟通,突出传统文化的亲和力。目前已经开通的除了原北京朝阳区的观复博物馆,还开通了厦门观复博物馆以及上海观复博物馆。


    观复博物馆的创建人马未都作为古玩收藏界的元老,已经不仅被定义为收藏家,他对于中国文化的深度理解与感悟让人叹为观止,他身着儒雅,态度随和,侃侃而谈却从不给人盛气凌人之感,言谈举止中都能够看出这是一位有着传统儒雅精神的文人。

    2016年5月28日,是一年一度的IFI国际室内设计日,本次活动在上海商城剧院巅峰呈现,今年节日的主题是"设计·智慧"。在此次活动上,面对目前中国室内设计界的浮躁与跟风的现状,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有着自己的思考与见解。除了深深地忧虑,他认为,想要逐步改善这种现状,必须要形成属于自己的设计智慧,设计师应加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阅读和理解,守住自己的文化特征才能推陈出新,中国设计需要新的设计理念的支撑,拥有属于自己的哲学与美学理念,摆脱历史上“流俗”的趋势,并在此基础上利用中国传统文化符号走出去,形成属于自己的国际影响力。这种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坚持也是马未都始终秉持的理念。

    马未都个人无比推崇“匠人精神”,他认为“匠人精神”并非匠人自己的精神,而应该是一种全民族的共同意识,然而他认为在中国目前这样以价格为标准的市场竞争机制中,“匠人精神”很难发扬。在德国和日本,市场竞争基本围绕质量进行,然而在中国,价格的攀比往往更占上风。他提到,即使在上海这样一个精致的城市,他入住的每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卫生间在使用两年以上都会出现质量问题,高档场所尚且如此,其他地方的质量问题也可想而知。因此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质量上乘的作品无人问津,“匠人精神“得不到应有的支持,社会环境让”匠人精神”无处安放。


    对于如何重拾“匠人精神”,马未都提到他自己的经历。他曾在乌镇游览时偶遇一家竹器店,他在看到店里最贵也是最精致的竹编器皿时毫不犹豫的买下了,当时跟他一起的朋友觉得很不值,但他自己觉得特别值。他说:只有我买下了,竹器店才有信心继续做下去,如果我们谁都不买,这样好的工艺可能就要失传了。他本以为这样的工艺只存在于日本,在中国看到这样的作品着实感到很惊讶。因此我们能够看出,并非是中国的工匠缺少“匠人精神”,而是中国的消费市场缺少对“匠人精神”的尊敬与赞赏。他还提到,中国的刀具从来不曾跻身世界名刀之列,是因为受中国“好钢用在刀刃上”的传统思想的影响。在德国与日本,刀具每一个部分都以最好的材料制作,因此其作品才令人叹为观止。马未都认为,只有社会开始追求高质量而非低价格时,设计界的整体设计质量才能得以提升,“匠人精神”才能得以发扬。